详细介绍
当前位置: 首页> 详细介绍
【集智】大咖论道五道口:中国经济缺钱吗?


吴晓灵:中国市场缺乏把资金运向实体经济的机制


“从近年来银行整体信贷情况看来,中国市场并不缺钱,缺的是把资金运向实体经济的制度安排与运行机制。要想促进金融健康发展,不应当要求央行继续放水,而是需要依靠结构的调整来实现”。


一、场外市场发育不良制约我国资本市场发展

“当前,中国交易所市场换手率几乎是全球最高”,她指出,“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任何一个市场必须都是一个阶梯型的,因此作为场外市场的新三板本就不应追逐过高的流动性。”吴晓灵表示,有投资意愿的人能够在此投资,想要出卖股权的人能够在此出卖股权,这样才是真正成功的市场,而非靠流动性的高低来评判。


二、打破刚性兑付才能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

吴晓灵指出,当前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高风险决定了融资的价格必然会贵,这是由中小企业自身性质所决定。但她同时指出,资金的获得要比资金的价格更重要,他们会先抱怨难,然后才是价格问题,年化利率的确高,但由于都是短期,所以绝对量并不高。


另一方面,相较于他国,我们国家在对中小企业贴息担保等方面有所欠缺,对此,需要政策金融来解决值得扶持的企业,以降低融资成本。


王兆星:对互联网金融给予包容、科学的监管


“银行监管者首先要确保银行稳健经营、安全经营,在此前提之下加快创新和改革。”


在谈到互联网金融的监管难点时,王兆星表示,互联网金融在发展初期存在风险是一种必然的现象,在此过程中我们要不断认识这种风险,才能加强对风险的识别、防控和监管。P2P本身有自我管理、自我管控,不断健康的过程。说它没有任何瑕疵、没有任何风险也是不对的,我们应该给予一些包容、科学的监管,最后应该促进它健康发展,为经济、百姓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风险也应该值得重视,同时要加强相应的监管。”王兆星说。


三、金融杠杆的功能不能被神话

“如果说金融是经济的核心,那么金融杆杠就是现代金融巨大的推动力”,王兆星表示,“金融杠杆的功能不能被神话。如果有加杠杆时的兴奋,那么随之而来的必将是去杠杆时的痛苦”。


因此,无论对于宏观调控者亦或是金融监管者来说,均要有效控制金融杠杆的水平。唯有适度运用杠杆,才可防止金融泡沫的形成以及危机的发生。

李扬:新常态是动态综合的优化过程 不能只看数字


“新常态是一个动态、综合的优化过程,不能简单只通过数字来判断经济形势。”


在谈到中央与政府间的财政关系时,李扬认为,要理顺所谓支出责任,收支要能够相称。比如社保本身是一个全国的事情,准公共财政的事情,本质上应该由全国来统筹,应该由中央财政来做。


“现在经济发展叫做宏观稳定、微观搞活、社会政策托底。”李扬概括道。


四、房地产市场走向成熟需要经过一个完整的周期

“房地产市场的调整恐怕还需要两三年,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还没有经过一个完整的周期,需要完成循环才能走向成熟。


李扬称,以前那种“有房就买,买了就赚”不是房地产市场,现在北京、深圳很多地方房价涨得厉害,因为那是真正的房地产,大家愿意买的不动产,而其他地方情况就不那么乐观,这样的调整就是健康的调整,市场层次感很强。


李扬认为,在这次房地产调整过程中,中央指定原则,各地根据自己的情况来组织,这就恢复了市场的常态,使它成为一个正常的市场。


五、解决“胎带”问题 股市才能有健康发展

“中国股市在成立之初有‘胎带’的硬伤,比如股权设置、上市规则要审批等一系列问题。而在这些‘胎带’的问题全部被解决后,市场才能有健康的发展。”


“健康的股票市场不是一路狂飙,而是能反映出投资价值、反映经济运行的态势。”李扬表示。

陈文辉:管得过多过死也是一种风险


在提到创新监管理念时,陈文辉表示:“管得过多、过死也是一种风险。应该‘放开前端、管住后端’,将监管重心放在事中事后监管上。” 

李稻葵:不要简单把货币政策归结到央妈要救市


李稻葵认为目前中国经济形势很复杂,正处在过渡时期。但李稻葵说他不爱用“新常态”来描述现在的形势,他说:“因为经济形势没有常态,现在面临的只是‘新’。不要简单把货币政策归结到央妈要救市。”


李稻葵提出目前货币政策应对三个情形:一是,中国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相对较高,货币政策需要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二是目前中国融资结构发生巨变,货币政策在这个情况下需要适当放松,但不是扩张性政策,而是对冲性质的;三是全球范围内正处在流动性收缩的阶段,要应对这种情形,应当适当增加流动性。


来源:大咖财经(微信号:dakacaijing)


上一页:【分享】中韩自贸协定签订,四大影响与你息息有关!
下一页:【集智】中国楼市未来10年三大问题和两大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