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当前位置: 首页> 详细介绍
万达百货关闭10家门店的商业逻辑
  刚刚敲响上市钟的万达集团首日破发,1月6日又有网曝万达百货将关闭10家严重亏损的百货店,并压缩25家经营不善的百货楼层。据悉,拟关闭的10家百货店皆为万达广场内的百货店,分别位于宁波余姚、沈阳浑南、东莞长安、江苏宜兴、江苏太仓、温州龙湾、青岛李沧、芜湖镜湖、沈阳北一路和福建晋江。拟压缩的百货楼层同样也位于万达广场内,分别为烟台芝罘、佛山南海、银川西夏、徐州、蚌埠、抚顺、哈尔滨哈西、长春宽城、重庆万州、无锡惠山、厦门集美、成都金牛、莆田、漳州、泉州、江阴、宁德、上海宝山、常州新北、大庆萨尔图、廊坊、上海江桥、宜昌、襄阳、青岛CBD等项目。   对于购物中心而言,百货是承租能力最强的业态,也是能够为购物中心带来拥有较高消费能力的客流的主力店,可以说百货店是购物中心的标准配置,甚至购物中心本身也是百货店不断容纳其他业态和扩大经营面积演变而来。所以百货店对购物中心而言十分重要。   万达百货到底怎么了?上市了不是更有钱了么,怎么还批量关店?   第一,万达百货的角色定位导致了经营困难   万达百货广场一般都位于中心城市的新区或者中小城市的成熟商圈,以此实现初始获取土地时的相对低地价,并且在万达营造的商业氛围预期下,达到土地快速升值带来的可销售物业的高售价,与快速去化之间实现平衡。   这是万达上市前快速发展的法宝,也是万达“现金流滚资产”模式的核心。为了在城市新区快速营造商业氛围,或者为了在中小城市迅速提升原有商圈的商业氛围,快速招商和快速开业则是必需的,而满铺开业则是万达赢得政府与市场形象的法宝,也是销售型物业得以快速套现所必需的。   城市新区和中小城市的招商压力使得万达不得不建立自有主力店品牌作为主力店来为确保招商“撑场”,甚至“填场”。这些主力店除了万达百货还有万达院线(002739,股吧)、万达酒店、万达宝贝王、大歌星KTV等,当其定位为支持招商时,盈利能力就是第二位的,而地产开发与销售业务对于商业运营的交叉补贴也是顺理成章的。而交叉补贴式的利益输送也是万达集团各业务板块、各业态之间形成左右手互搏、在上市过程中屡被诟病的焦点之一。   而随着万达广场的规模不断扩大,“培育”万达百货的负担也越来越重,“断奶”则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从万达集团旗下百货企业的发展历程来看,万达经历了摇摆式的艰难抉择。早年万达引进台派百货“教父”王德明开办“大洋百货”,不料大洋百货的快速扩张对资金的巨额需求成为地产业务的负担而将其出售了之。   但招商还需自有品牌主力店打头阵,王健林不得不“再作冯妇”设立“万千百货”,并在形成规模之后为共享万达品牌而改名为“万达百货”,现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百货企业之一。   服务于城市新区万达广场招商、承担“撑场”与“填场”角色的万达百货体量大了消耗更大,而处于养商期的大多数万达广场还是难以割舍万达百货的支持,止损甚至扭亏则成为万达百货的当务之急。这也就是万达百货屡屡换帅,甚至传出万达广场有可能不选择万达百货进驻的原因所在。就不选择万达百货进驻而言,如果能够实现市场化招商,不用补贴,对于万达广场而言,何乐而不为呢?   第二,万达集团上市为万达百货的调整创造了条件   万达集团成功上市虽然没有完成预计的集资目标,但是大规模资金的获取还是让万达集团的现金流骤然宽松起来,从而大大降低了对于物业销售回款的依赖性。万达集团现金流对于物业销售回款依赖性的降低,减轻了万达广场招商方面的压力,作为服务于招商、承担“撑场”角色的万达百货的“填场”的压力也大大减轻,从而获得了旨在提升业绩的自我调整的契机。止损式的关闭业绩不佳的店面则成为万达百货此时的从容之举,而调整经营不佳的百货楼层也成为顺理成章之事。   万达集团上市也给对万达百货的交叉补贴带来了难度。虽然香港资本市场对于关联交易的要求较为宽松,但为了保护外部投资者的利益,按照公允价格与关联企业进行交易则是必需的。由此一来,万达集团上市以后,企业的规范运行给万达百货进行交叉补贴带来了难度。   而万达集团作为上市公司为了可持续融资必须不断提升其业绩,对于万达百货逐步提升租金则势在必然。随着万达广场养商期的推进,各万达百货店的经营环境或许逐步提升,但电商的冲击又越来越严重,百货经营的前景不容乐观。选择关闭业绩较差的门店并调整业绩不彰的百货楼层,应是万达集团以及万达百货的理性选择。   第三,万达百货的角色变化带来经营理念的变化   万达上市,使得万达百货的角色发生了些许变化,万达百货成为更加重视财务业绩的百货企业,因而更加注重单店的经营状况,而万达广场也会更加重视万达百货对于万达广场本身的财务和人流贡献。   也就是说,由于万达集团现金流对于销售型物业回款依赖性的下降,无论是万达百货还是万达广场,其运作重心都将更加关注本身的运营绩效。万达广场将更加关心万达百货的租金贡献以及对万达广场的租金贡献,如果业绩太差,万达广场替换百货品牌、关闭其中的万达百货将并非不可能,而调整经营不佳的百货楼层更成为万达广场运营的新常态。   就万达百货自身而言,万达集团对其“断奶”既是大势所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寻求自立、自负盈亏则是求生与发展的必然选择。因为万达百货对于万达集团整体而言不再如之前那么重要,为了自身的经营绩效,关闭一些扭亏无望的门店并不断调整其中的品牌、品类组,则是提升经营业绩的必然之举,可以预计的是,未来万达百货完全可能跳出万达广场独立发展,也就是在万达广场之外开店。
上一页:降息降准几率提高
下一页:深圳前海商业用地拍出38.6亿